????一开始,顾灼华觉得云暮就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了,只是在遇见荣钦之后他才改变了这个想法,如果说云暮是春山般朦胧坚定让人安心,那荣钦就绝对是寒潭之下的寒冰,看似冰冷淡漠,融化后却是柔软得一塌糊涂,悄悄趁虚而入。

????偏偏还有些连她自己都捉摸不透的私心作祟,总是记挂着他。每逢危险,又都是荣钦及时赶到,或是将她护在身后,或是捂住她的眼睛。

????这样的荣钦,让顾灼华无法抵挡。

????“你难得出来,只是观景倒是可惜了。我亲手酿的酒,半月有余,正是香醇却不醉人的好时候,要不要尝尝?”

????荣钦根本不会酿酒,只不过是喜欢顾灼华醉酒后的样子而已。顾灼华又怎会想到荣钦会这样诓她,当即便伸出手。

????“当然,拿来!不过我是不是第一个喝到的?”

????“当然。”

????白瓷杯盛着略带葡萄绿色的酒,不过三两杯,便已经让顾灼华歪进了荣钦怀里。荣钦将顾灼华抱进专门为她准备的房间,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道。

????“灼华,你喜不喜欢我?”

????“喜欢……特别喜欢。和喜欢师兄不一样的那种,你知道的。”

????躺在顾灼华身边,荣钦唇边的笑意柔和了不少,为了听这两个字故意让她喝酒,或许自己也是无聊吧。

????只是和衣而卧,什么都不做。

????荣钦知道,之前的那半生是他太过着急了,这一世,他有的是时间陪着她。现在她身量未足,不该做的,他绝不会做。

????不过对于那些喜欢无事生非的人,夜不归宿便是一个十分吸引人的话题。也不知是哪位高人,竟然将这件事从坊间传进了宫中。

????“王上,听说王后夜不归宿,竟没有住在侯府,也不知道去了何处。虽说属下清楚王后娘娘的为人,但这样的传言实在是对您不利。”

????“不过是坊间谣传,聪明人不会信的。再说,他们怕也不是人人都知道王后的样貌,这样的传言一定是有人故意散布,交给凌风阁的人处理。”也许笨蛋知春暖

????这样的传言,荣钦自然也是听到的,他倒是无所谓,只是顾灼华不该平白受议论,当日午后,荣钦便带着顾灼华一道回宫,再过几日,这样无聊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。

????谁知两人还未见到唐喻斟便被唐风松撞见,荣钦十分规矩的行礼,而顾灼华则是点头喊了声皇叔,岂料这一称呼反倒引来了唐风松的不满。

????“王后娘娘这一声皇叔,老臣可是着实不敢受……况且王后娘娘隔三差五便要和小侯爷见面,而今出了宫又夜不归宿,这心思怕是早就不在王上身上,王上也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,不知道何时回过神来,这王后的位置就要换人坐了。”

????不愧是唐风松,就连说话都如此刻薄,顾灼华正要回嘴,荣钦便及时握住了她的手,毫无畏惧的对上唐风松的目光,出言辩解。

????“摄政王这话可就有些偏颇了,昨日是臣带着自家妹妹出城游玩,天色已晚就没有回侯府,想不到竟有市井小人以此发挥,当真是可恶至极。倒是平白让嫣儿蒙冤……今日我带嫣儿回来便是为了让这谣言不攻自破的,摄政王也可放心,这王后之位,暂时不会易主。”

????说完,荣钦便没有再给唐风松回话的机会,以唐喻斟为借口,直接拉着顾灼华进了含章殿。

????自从被唐风松软禁后,唐喻斟便在含章殿住下,只不过是因为这里还有唐喻齐和他的回忆。

????殊不知荣钦接下来的话,彻底的打破了他的期待。

????“王上,按着泠羽所说线索寻找,毫无收获。不过只是一个方向,追查难度太大,以此断定七殿下已死,实在是有些草率。还请王上宽心,臣一定尽力继续追查。”

????说完,荣钦便拉着顾灼华躲进角落,低声告知。

????“七殿下对他而言极为重要,你好好看着他,待他熬过这段时日,便会对你更好。不过……还是要保持距离,别让他喜欢你。否则我和你师兄,怕是会和他过不去。”

????“难度不小,既要照顾还要保持距离,栖梧宫还在扩建,我正好在这看着他,你快回去吧。”

????目送荣钦离开,顾灼华便直接溜进了偏殿躲清闲。唐喻斟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安静,她在一边反而不好。末世之流浪汉的养妻

????不知不觉便入了夜,唐喻斟一个人喝的烂醉,却还是记得沈卿,拎着酒壶便到宫门前叫骂。还把酒壶直接摔上了宫门。

????“沈卿啊沈卿,我把你当做我的女人,你却帮着他算计我!小齐的事,你是不是也知道!你若是还把我当王上,就把门打开和我当面对峙!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!”

????沈卿就在宫中,却是不敢让香屏开门的。换做从前,她怕是早就上赶着凑过去,只是现在她怀着身孕,又是最不稳定的时候,她实在不敢冒险。犹豫片刻后还是坐回了床榻上,朝着香屏说道。

????“把蜡烛吹灭,王上喝醉了,不能让他进来。”

????香屏依言吹灭蜡烛,扶着沈卿进了内殿,不再理会唐喻斟。而顾灼华则是在含章殿找不到唐喻斟急的到处寻找,直到在沈卿宫门前看到烂醉的他。

????“真是害我白担心这么久,喝这么多酒,来找相好的?还不是我来捡你回去。”

????有些费力的扶着唐喻斟回了含章殿,顾灼华便直接叫来了苍鹭来照顾唐喻斟,而她则是端了醒酒汤硬给唐喻斟灌进去,算是趁机报复。

????唐喻斟此刻早就醉的稀里糊涂,也就只能任由顾灼华折腾,苍鹭权当是两人之间增进感情的方式,悄悄出了门去房顶上守着。

????“王上,你喜欢沈卿么?”

????“那薄情之人何处值得孤王喜欢,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。”

????“那,你喜欢谁?”

????“先帝后妃成群,整日里疲于应付,难得有一真心相爱的女子却还是死于后宫中的算计,孤王从小就决定,谁都不喜欢……”

????这话倒是让人听得心里不舒服,看来这早年间的生活对人的影响实在是大得很,不过谁都不喜欢,也算是个好答案。

????——内容来自

2

欢迎大家访问:免费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18xs.com/book/64315/176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