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赤丹媚摇头道:“他们固然舍不得现在所拥有的,可是如今的局面,却也是由不得他们。”

????齐宁立刻明白赤丹媚意思,点头道:“如果这世间只有一位大宗师,他即使不再练功,那武道修为也是天下无双,无人能够威胁到他。但天下既然有数位宗师,谁也不敢停滞不前了。”

????赤丹媚道:“能对大宗师存有威胁的,就只有大宗师。在他们心中,当然都希望天底下只剩下一位大宗师,如此不但可以唯我独尊,最紧要的是再无人能威胁到他们,所以如果有机会,任何一位大宗师都不可能对其他人手下留情。”

????齐宁点头道:“不错,每一位大宗师都担心其他宗师会对自己下手,所以暗中苦修,虽然练功只会让他们遭受的痛苦更深,可是他们唯恐技不如人,到时候就只能成为砧板上的肉,任由其他宗师屠戮了。”

????念及至此,忽然想起了黑莲教主。

????黑莲教主失忆多年,这期间自然无法苦修,但登上雪山之巅恢复神智之后,竟然能够击败逐日法王,却也不知道是逐日法王在武道上天赋实在太弱,还是教主的天赋太强。

????但大宗师出手之前,当然不可能知道对方的底细。

????越是不知,就越对敌方心存忌惮,是以暗中苦修,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????齐宁忽然觉得这些大宗师虽然强大无比,但其实很可怜。

????他们不但一直经受痛苦折磨,而且还要日夜忧心,唯恐成为其他宗师的脚下亡魂,为此明知越练越苦,却又不得不撑下去,颇有一些饮鸩止渴的意思。

????琴箫之声中间歇了一小会儿,但此刻又再次传过来。

????箫声急促,琴声激扬,倒透出一股征战沙场的韵味来,齐宁正想离开此处,继续前行,却忽见到赤丹媚面红耳赤,一张脸竟是殷红无比,月sè之下,妩媚醉人,心下奇怪,猛见到赤丹媚身子晃了晃,摇摇欲倒,齐宁心下一凛,知道事情不妙,这时候却也感觉自己的血脉似乎在翻滚,胸腔微有些憋闷,立刻握住赤丹媚的手,低声道:“是不是这花丛有毒?”

????但马上想到,自己已经是百毒不侵之躯,空气中即使有毒,也不可能对自己有效。

????赤丹媚却轻喘道:“是......是乐声......!”迅速盘膝坐下,闭目调息,齐宁赫然明白过来,两人身体不适,却是因为琴箫之声的缘故。

????琴箫之声铿锵激扬,听在耳边,就如同那两位宗师就是在自己的身边奏乐,齐宁心知能够将乐声传的如此之远,那两人定然是催动了内力,赤丹媚的内功比自己略逊一筹,所以率先经受不住。

????当下也坐了下来,却是按照当初从大光明寺学会的清经运转内息。

????清经可以让人凝神静气,静下来之后,愈发觉得内息不稳,那激扬的乐声,竟似乎是要引着自己手舞足蹈,好在利用清经运了片刻内息,心神安宁下来,到后来心中一片空明,不再受到乐声影响。

????待得乐声停了下来,齐宁才睁开眼睛,见赤丹媚脸上的嫣红已经消去不少,这才放心,上前扶起赤丹媚,轻声道:“怎么样?”

????赤丹媚摇头道:“无妨。”但对方才的情势,心中却也是骇然,暗想根本没有和大宗师照面,只是听到他们用内力催动的乐声,就能让血脉混乱,大宗师之恐怖,真是名不虚传。

????“前面是否还有阵法?”齐宁问道。

????赤丹媚摇头道:“我们穿过树林,就已经过了十八星宿阵。”

????“那就好。”齐宁见到赤丹媚脸sè有些不好,心知虽然那乐声没有对赤丹媚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,却还是让她身体不适,若是继续靠近那边,一旦乐声再起,赤丹媚很可能就经受不住,低声道:“你在这里等候,我过去瞧一瞧,马上回来。”

????赤丹媚担心道:“你又何必去看,他们......!”

????“听话,我就看一眼。”齐宁抱了一下赤丹媚一下,也不多言,转身循着方才乐声传来的方向过去,赤丹媚轻叹了口气,也没有阻拦。

????走过这片花丛,前面的景致就更为典雅,小桥流水,花团锦簇,倒像是在皇宫御花园之内,齐宁看到周边景sè,心想看来岛主果然不是无欲无求之人,若真是清心寡欲,也不可能花费心思将白云岛布局成这样。

????走过一道石拱桥,瞧见前面有一只雅致的亭子,两道身影就在那边,一看就是那两位大宗师。

????齐宁心想倒也不宜靠近过去,找了块石头,正准备坐下远远看看,却听到北堂幻夜的声音传过来:“齐宁,你过来!”

????齐宁心想他们的眼睛倒是尖的很,不过又想未必是因为眼睛好,毕竟是大宗师,附近有人靠近而不知,那才辱没大宗师的名头,既然北堂幻夜唤自己过去,齐宁也不犹豫,径自到了亭边。

????他先不看别处,只看两人的乐器。

????只见到北堂幻夜手中拿着一只长箫,通体紫sè,也并无太多的修饰,显得古朴异常,一看就是很有些年头,只是在那长箫上,雕刻有龙图,宛若一条紫龙盘绕在长箫上。

????而岛主则是盘膝坐在一床古琴后面,那古琴却是金黄sè,在亭内的灯火照耀下,金光灿灿,就像是黄金打造,古琴左边是一只木刻凤头,而凤尾则在另一端,古琴本身,就宛若凤凰的躯体。

????齐宁心知那绝非黄金,而是极为特殊的木材。

????当年神曲出世,无人能走,小浮萍居士造出凤凰琴和紫龙箫,选择的当然不是普通的材质,想来当年为了找寻合适的材质,也是花费了极大地功夫。

????齐宁早闻凤凰琴之名,今日一见,果然是非比寻常。

????“这是紫龙箫和凤凰琴,你是否知道这两件乐器?”北堂幻夜脸上带着浅笑。

????齐宁看了紫龙箫一眼,摇头道:“不曾听过紫龙箫,不过凤凰琴倒是挺人提及过。天下有两大绝世古琴,一是凤凰,另一个是鸟语。”

????岛主瞥

????了齐宁一眼,道:“媚儿自然将凤凰琴的来由告诉了你?”

????齐宁点头道:“她是我的妻子,我一直追问,她自然无法隐瞒。”不等岛主说话,紧接着问道:“我只是很好奇,岛主派了她去往楚国,就是为了得到凤凰琴,难道岛主喜好音律?凤凰琴一直藏在楚宫之中,如果岛主真的派人去楚国讨要,皇上也未必不会赠送给岛主,岛主又何必大费周章?”

????岛主“哦”了一声,淡淡道:“你当只有老夫一人想要凤凰琴?北宫连城一直将它当做掌中之物,若是我派人讨要,只怕早就被北宫拿走。他以为凤凰琴在皇宫之中,必然安然无恙,嘿嘿,老夫就要出其不意。”

????齐宁故作疑惑道:“我只知道剑神喜好吹箫,难道他也喜欢弹琴?”看了紫龙箫一眼,道:“比起凤凰琴,剑神恐怕对紫龙箫更感兴趣。”

????北堂幻夜笑道:“齐宁,听说卓青阳当初给了你一件东西,你可还记得?”加了一句道:“莫要说谎,实话实说。”

????齐宁叹道:“原来你们也知道?不错,当初不知道是谁要置卓先生于死地,先生性命垂危之时,给撩我一个卷轴,等我回头再找先生,他已经下落不明。”

????北堂幻夜对卓青阳的生死显然没有兴趣,问道:“那卷轴是否被北宫得去?”

????“你都知道?”齐宁道:“我一直觉得那卷轴之中可能有高深的武学,花了好大功夫也没看出名堂,后来剑神找到了我,他既然索要,那卷轴对我又没有用处,我便交给了他。”

????“如此甚好。”

????北堂幻夜含笑道:“卷轴在他手中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”又问道:“方才我们奏乐,你可听见?”

????齐宁道:“我在沙滩上就听到传过去的乐声,所以就过来瞧瞧。”

????“那你觉得乐声如何?”北堂幻夜问道。

????齐宁犹豫了一下,没有说话,岛主道:“实话实说。”

????“其实......我在京城也时常听人弹奏曲子,恕我直言,两位前辈演奏的乐声,那.....那也算不得多美妙。”齐宁道:“我实话实说,你们也别怪我直言。”

????“你是说我们的曲声不好?”北堂幻夜皱起眉头,便是岛主也拉下脸来。

????齐宁心想总不会老子说你们的曲声不好,你们就要对我下手吧?见到两人眉头都锁起来,只能道:“也不是不好,只是......曲入心肠,若是不能让人随着乐曲欢喜悲伤,那就算不得好曲子。”

????岛主摇了摇头,叹道:“侯爷,这世间万物,各有其长。你我虽然另有所长,但在这音律之上,似乎没有太大的天赋。”

????“不错,就算有地藏曲在手,合你我二人之力,也未必能成功。”北堂幻夜道:“当初浮萍居士与他的朋友都是音律宗师,你我二人又如何能及?既然对乐器的要求如此严格,那么对乐师的要求自然更是严苛。”轻叹一声,一脸无奈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免费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18xs.com/book/761/1447/